撒切爾夫人說過,沒有永恒的友誼,只有永恒的利益。這一原則在徐建國和 Arcsys 的合作上得到了充分的體現。徐建國從 Cadence 的離開讓 Arcsys 看到了機會,Arcsys 以技術見長,而徐建國以銷售和市場見長,一起合作無疑會形成優勢互補,于是 Arcsys 對失意的徐建國伸出了橄欖枝,Arcsys 的董事會給了他 55W 股股票的籌碼,每股票面價值三毛的購買權,這在三年后大約價值 2000 多萬美金。

 

當收到徐建國的辭職信時,卡斯特羅馬上就意識到了危機,他非常清楚,如果沒有徐建國,Arcsys 只是 EDA 市場上一個不起眼的小公司,但是徐建國的加入會讓 Arcsys 如虎添翼,徐建國在 Cadence 的打磨積累不僅讓他深知 EDA 市場的用戶需求,而且非常清楚技術應該向哪個方向發力。更讓卡斯特羅擔憂的是,隨著徐建國的離開,Cadence 的 B 組崩潰了,員工士氣大受打擊,更可怕的是徐建國會帶走 Cadence 的技術工程師和技術,從而讓 Cadence 元氣大傷。卡斯特羅不得不有所行動。

 

于是,在 1994 年徐建國剛上任 Arcsys,董事會就接到了 Cadence 的律師信,威脅要將 Arcsys 以不正當競爭告上法庭。最終兩家達成了暫時性的協議:第一,徐建國的上任時間從 4 月推遲到 7 月,以便交接在 Cadence 的工作;第二,在 1994 年內,Arcsys 不得招聘任何 Cadence 的員工。

 

有了這兩條保證之后,卡斯特羅暫時控制了 Cadence 的被挖角危機。Arcsys 因為自身的弱小,也只能暫時服輸。但是重金之下沒有挖不動的人,在 1995 年剛過,Arcsys 就立馬開始挖人行動,在第一個月內,有九個工程師離開 Cadence 加入 Arcsys。

 

挖角高潮發生在 1994 年 9 月,Cadence 的一位資深軟件設計師,米奇·依古瑟遞交了辭職信,他是公司最重要的專管軟件架構的工程師之一,而且負責一項叫 QPlace 的新布局技術,被公司視為打敗 Arcsys 的“秘密武器”。卡斯特羅自然不想失去寶貴的技術人員,于是一再挽留,還許下高薪承諾,但是米奇·依古瑟決然要求離去,并且解釋自己或許成為獨立咨詢人。當卡斯特羅要求米奇·依古瑟簽署一份不到 Arcsys 工作的說明書時,他斷然拒絕,這讓卡斯特羅更加確定他的去向。

 

米奇·依古瑟離開以后,卡斯特羅請專人對原來米奇用過的工作站進行全面的細節偵訊。最后發現:米奇在離開 Cadence 的前一天,曾經向自己家中的電腦發過一封 6MB 的電子郵件,這電子郵件中最大的一個文件有 5.3MB,正是米奇負責的核心技術 QPlace 的源代碼文件。?


于是,Cedence 通過法律手段讓當地檢察官搜索了米奇的住宅,找到了 QPlace 的全部源碼和數份拷貝,以及米奇與 Arcsys 的管理人士的約會記錄,Arcsys 對米奇的錢財支付等。卡斯特羅認為這是 Arcsys 有組織地對凱登斯進行商業機密盜竊。然而檢察官認為這些證據只能說明 Arcsys 確實有意收買 Cadence 的技術秘密,但并不能證實是米奇背后的黑手。

 

從 1994 年到 1995 年,徐建國在執掌 Arcsys 的一年時間里取得了輝煌的成果,從 1994 年 6 月到 1995 年 6 月,Arcsys 完成了 1300 萬美金的銷售額,比前一年的 170 萬美金高了七倍,并實現盈利。更重要的是,Arcsys 在 1995 年 6 月上市,每股價格 26.50 元,整個公司價值二億四千萬。同年 11 月,Arcsys 宣布與做驗證技術的 ISS 合并,取名阿凡提(Avanti)。

 

眼看著徐建國春風得意,卡斯特羅自然非常郁悶,苦苦想不到制裁之法。終于在 1995 年 8 月,Cypress 的一位工程師告知卡斯特羅 Arcsys 的 ArcCell 的一條出錯信息,與 Cadence 的軟件一模一樣。

 

這個工程師為什么如此肯定?原因是他測試 ArcCell 時,發現了一條錯誤報告:Error a: color not found in this file。這條錯誤本來是意圖寫成: Error:a color not found in this file 。這位 Cypress 的工程師當年是 Cadence 的員工,也正是這段程序的創造者,他覺得這個小小的語法錯誤實在沒有修改的必要,于是就進行來保留。兩個不同的人在同樣的地方犯完全相同的低級錯誤,這幾乎是不可能的。這表明 Arcsys 不僅僅是意圖盜取 Cadence 最新的技術,而且原來的 ArcCell 產品本身就是對 Cadence 的直接侵權。于是卡斯特羅重新啟動了法律武器,直指 Avanti。1995 年 12 月初,當地檢察院對 Avanti 整個公司進行搜查令,規模之大屬硅谷歷史罕見。

 

當時的 Avanti 已經有經濟實力和 Cadence 進行較量,于是雙方展開了長期的爭斗。中間總共換過三個法官;有對反控的反控,有對反控的反控的反控;有法庭文件泄密事件;有 SEC 的插入調查等等。最終在 2001 年 7 月做出了宣判。 ?


在檢察官撤銷了其中數項控罪、減輕大多控罪后,Avanti 眾人以不爭辯(no contest)承認了罪行。六人中有四人需服一到兩年的刑期,并判決 Avanti 對 Cadence 的損害性賠償金額為一億九千五百萬美元,創下硅谷知識產權官司中,公司對公司最高賠償金額的刑事案件。

 

然而,Cadence 和 Avanti 的這場爭斗中反而成就了 Synopsys。2001 年 12 月,Synopsys 宣布將以八億美金收購 Avanti。2001 年,EDA 市場從銷售額上,Cadence 以 15 億美金,位列第一;Synopsys 以 9 億美金,位列第二;Mentor Graphics 以 7 億美金,位列第三,Avanti 以 4 億美金,位列第四。Synopsys 收購 Avanti 以后,將 Mentor Graphics 遠遠甩到后面,從而也鞏固了 Synopsys 的市場地位。

 

從技術來看,EDA 的 CAD 市場大致分為三部分:前端技術(frontend)包括 Verilog 等的模擬與器件組合;后端技術(backend)包括 Place&Routing 芯片布局與繞線;驗證技術(DRC/LVS)。Synopsys 基本壟斷了前端技術, Cadence 基本壟斷了后端技術與驗證技術,Mentor Graphics 于 2016 年被西門子收購成為其一個部門。

 

自 Cadence 和 Avanti 的爭端結束后,硅谷的 EDA 市場多年歸于平靜,幾乎沒有新公司的興起,三家公司牢牢把握了全球的 EDA 市場份額。但是今年 5 月或許是一個轉折點,因為特朗普掀起了中美貿易戰,讓本來安于現狀的中國 EDA 市場激起千層浪。

 

本文參考內容:《硅谷叢林故事》、《硅谷風云》

 

硅谷 EDA 往事 1:物理學家轉投電子領域,成就 EDA 巨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