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貿易戰的爆發,中國公司大幅增加對東南亞的投資,以避免美國的關稅,為這些國家提供經濟助力,同時也增加了觸發美國特朗普政府新一輪制裁的風險。

 

 

根據批準的項目,中國在越南的直接投資在 2019 年年初至 5 月 20 日之間的年增長率為 560%,達到了 15.6 億美元。僅 1 月至 4 月的數字就超過了 2018 年的全年總數。自 2007 年越南開始披露外國投資數據以來,中國可能首次領跑全球榜單。

 

韓國今年排名第二,核準支出約為 10 億美元。日本是 2017 年和 2018 年的最大投資者,迄今為止僅有約 7.3 億美元的項目。

 

泰國也出現了中國資本流入的上升趨勢。泰國政府數據顯示,第一季度的 1 月至 3 月,泰國批準的中國直接投資翻了一番,達到 293 億泰銖(9.33 億美元)。

 

隨著美國的關稅增加,促使中國公司尋求替代生產基地,這種情況愈演愈烈。自去年以來,已有 20 多家上市中國公司在國外重新安置或擴大生產,或宣布計劃這樣做。

 

 

亞洲開發銀行在 4 月的一份報告中寫道,中國“近年來一直在加強與亞洲其他發展中國家的投資聯系,但這種趨勢在貿易沖突中似乎加速了”。

 

由于地理位置接近和廉價勞動力,這些企業尤其傾向于越南。

 

野村控股(Nomura Holdings)上周一的一份報告稱越南是貿易戰的最大受益者,其經濟增長相當于其預計的 2019 年國內生產總值(GDP)的 7.9%。臺灣排名第二,增幅為 2.1%,而智利排名第三,為 1.5%。

 

但如果出口增加引發特朗普政府對貿易不平衡加劇的擔憂,那么生產轉移就會付出代價,隨后可能會有更多的關稅。截至 5 月份,越南對美國的出口同比增長 28%。

 

菲律賓的中國投資也有所增加,這主要是由于總統羅德里戈·杜特爾特(Rodrigo Duterte)的外交解凍。

 

菲律賓政府數據顯示,去年中國超過日本成為菲律賓外國直接投資的首選國家,批準的支出增長超過 20 倍,達到 507 億比索(9.79 億美元)。

 

“我看到中國公司對貿易戰持有一定的擔憂。”一家物流公司的一位高管表示。“他們似乎正在做準備,以便他們可以隨時隨地移動。”

 

其中一家公司是深圳 H&T 智能控制公司,一家位于廣東省的電子制造商。該公司上個月在一次董事會會議上決定花 500 萬美元建立一個越南單位,以便它可以轉移生產家電等控制機制。


“我們正在擴展到越南進行全球化,但它也有助于我們避免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。”H&T 主任羅珊珊說。

 

組裝 Apple 的 AirPods 的 GoerTek 在 1 月份獲得批準在越南北部的 Bac Ninh 省建造一座價值 2.6 億美元的工廠。

 

電視制造商 TCL 計劃在 9 月左右在越南開設一家工廠,每年可生產 300 萬臺。越南媒體還報道稱,聯想集團正在考慮在河內附近建造一座工廠,用于生產用于美國市場的電腦零件。

 

在華盛頓將價值 2000 億美元的中國產品(包括家具和電器)的關稅從 5 月 10 日的 10%提高到 25%之后,這一趨勢預計將加速。特朗普政府正在威脅將影響所有剩余中國出口產品的新一輪關稅。

 

一位中國制造商的代表說:“當關稅達到 10%時,我們可以通過提高 3%至 5%的價格來實現這一目標,但 25%是一個很大的打擊。”

 

如果有更多公司離開中國,中國的就業和投資可能會受到打壓。沃倫巴菲特旗下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旗下的美國制鞋商 Brooks Running 決定在 1 月份將跑鞋生產從中國轉移到越南 - 這項計劃涉及到今年年底前轉移約 8,000 個工作崗位。

 

與非網編譯內容,未經允許,不得轉載!